凛冬

不是每个人 都一定会快乐

【火箭星】幸存之人

1.




Rocket很少见到臭屁如Peter·Quill露出那样的表情,脆弱、疼痛、绝望,悲伤、悲伤、悲伤。

漫天流光和烟火在宇宙中炸开,四周围满了掠夺者们的飞船,他们正在为那个最伟大的“父亲”举行葬礼。

Peter·Quill的父亲。

Rocket没办法安慰Peter,他感到自己的胸腔同样被巨大的悲伤填满了。如果悲伤也有体积,那他么早已被淹没,翻滚的洪流会将坚固的飞船冲垮,而Peter和他会是最先溺毙的两个人。

那似乎也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

掠夺者的飞船渐次远去,Peter安静地转身,坐在飞船的某处角落里听着歌发呆,Rocket看了他几眼,眉毛耷拉下来,怪异地骂了几句;随后他起身,拿着零散的工具去修理毁坏的设备。

Yondu的牺牲,使这个曾经充斥着怒吼叫骂声和黄色笑话的飞船奇迹般地安静下来。


数月后,银河护卫队开始了新的旅程,他们依旧会接危险的任务,并且每次都完成的很漂亮。Peter始终揣着他的新随身听,走哪听哪,现在他看起来没那么孤独了,至少Groot总会和他一块跳舞。

尽管这并不是一个理想的舞伴,Peter想,谁在乎呢。

所有人都以为Peter·Quill已经从Yondu离去的阴霾里走出来了,他变得更成熟,也拥有了那么多的爱,就好像Yondu从未离开一样。

除了Rocket。





2.




是一天晚上,众人都睡下了,Peter握着他的随身听躺在飞船的尾巴上发呆,脚尖时不时地晃动一下,胸膛微微起伏。Rocket走过去,尖利的爪子夺过Peter的耳机,戴到自己头上。

“From the moment I could talk, I was ordered to listen,

Now there is a way and I know, that I have to go away.”


“That's fucking touching.”

Rocket拍上Peter的脸,毛茸茸的胳膊在Peter脸上蹭来蹭去,龇牙咧嘴地说道。

Peter很想说点什么,比如骂他几句并把劈手夺回耳机的控制权,但他最终没有,只是轻飘飘地踢了一下Rocket的尾巴——这在Rocket看来简直就是挑衅,但他忍住了和Peter对轰的欲望,这没有想象中难,容忍Peter·Quill比Rocket所认为的简单多了。

“我从没有认为Yondu是个好父亲。”过了一会儿,Peter说道,声音沙哑,自言自语似的:“我只认为他是个人贩子,是坏蛋强盗,我以为他只想利用我,却从来没有试图了解过他真正的想法,如果我能在他身上多花点时间,也许我就没那么想找到那个混蛋父亲了。”

Rocket看了他一眼,神情柔软起来。这并不是你的错,他想说,Yondu从没有怪过你,他爱你,他比任何人更爱你。Rocket拍乱了Peter的头发,耳机从他耳边滑落,Peter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跳起来。

“我总是抱怨他不是一个真正的父亲,却忘了自己也不是一个称职的儿子。”

Peter睁着眼睛,星辰在他眼前炸开,无数颗小行星在他们上空疾驰而过——Rocket不知道什么时候把飞船的顶盖打开了,陨星如同闪烁的流光飞速划过。Peter眨眨眼,戴上了耳机,手指不听使唤地捏了两下Rocket的尾巴。


“这可真他妈够感人的。”Rocket抹了一把脸,嘟囔道。他没再计较Peter对他的无礼,躺在原处一动未动,眼珠映出流光,悄悄地叹了口气,手掌还放在Peter的头顶上,他没有拿下来。

他们闭上眼睛,耳边似乎又响起了那熟悉的哨声。





3.




Rocket打开门,揉着被强光刺痛的眼睛,逆着光影,他看清了面前的两个男人。

Thor和一个同样健壮的男人站在他门前。Rocket侧过身,邀请他们进来——毕竟眼前的Thor是他唯一认识的朋友了。通过Thor的介绍,Rocket了解到另外一个金发男人叫做Steve· Rogers,Rocket在战场上见识过他的英勇,并钦佩于他和Thor同样优美的肌肉的形状, Rocket忍不住拿它们和Peter略嫌柔软的肌肉做比较,然后悲哀地发现他有些想念自己的手掌拍在Peter身上那样的手感了。

Thor和Steve坐下来,Rocket站在原处没动弹,直接询问问他们的来意。他们看起来风尘仆仆,精疲力竭,呼吸都是沉重的,这Rocket有种非常糟糕的预感。

“Tony回来了,我想,他可以告诉你一些关于……Star-lord他们的事情。”Thor说,眼神含着淡淡的悲悯:“I'm sorry。”

Rocket随他们一起去了瓦坎达的议事厅,这里的气氛比刚才还要沉重,路上他见到了一排排伤病,还有不少拿着枪的女人在巡视——Rocket敏锐的发现她们手中武器的材质都是数量极其稀少的振金,不过他现在没心思管这些,他只想尽快找到那个叫Thoy· Stark的男人,问他一些事。

“他们都牺牲了。”Tony说,双手抵住下巴,面上的肌肉强扯了一下,大概是想做个微笑的表情,但是没有成功。

“Doctor strange、Peter(蜘蛛侠)、Star-lord、Drax the destroyer……”Tony看向Rocket,眼里的歉意和悲伤使空气变得粘稠了,这让Rocket几乎窒息。

银河护卫队除他之外全军覆没,这就是结局。

“I'm so sorry。”

Rocket不知道他是怎么回到那个自己的小木屋的,他只记得自己语无伦次地问了Tony许多问题,然后歇斯底里地嘟囔一通,最后在一片悲悯眼光的注视下离开了那里,他得知这一切的地方,他噩梦的缔造之初。

没有人过得好,Rocket告诉自己,伟大的雷神的兄弟和子民都不在了;美国队长失去了他最好的兄弟——他记得那个人曾和自己并肩作战过,他有一条炫酷的左臂和一把百发百中的枪;瓦坎达失去了它的国王;钢铁侠也独自送走了他的战友。

没有人过得好。但他们必须得撑下去。

Rocket忽然想到,如果是这样的话,Peter的随身听还在他身边吗?




4.




“Peter!”

Rocket再次被惊醒,粗粗喘气,耳边传来羊群的叫声。他打开小窗,发现草地上坐着几个零星的黑影,Rocket认出了他们。

他走过去,独自一人找了片小草地,躺在那上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新的随身听,戴上耳机。熟悉的音乐在耳边响起。

Rocket想起自己做的那个梦,又或者说,那根本不是梦,而且现实的反映。他曾亲眼见着Groot幻化成灰的身影,脆弱地不要风吹就散了,连半根木棍都没有留下。

接着四周响起此起彼伏的痛呼声。

Rocket拼命地尝试联系Peter,往日那下一秒就气到他跳脚的熟悉声音却再也没有响起。回应他的只有永恒的黑暗和死寂。

那是真正的死寂之地,漫长的等待和绝望会压垮每一个人。


Rocket开始整修飞船,瓦坎达的振金和科技帮了他不少的忙,Rocket现在打造出来的飞船比Peter引以为傲的飞船不知道坚固多少倍,他很有自信,如果这时遇到大祭司派来的追兵,他们绝不会像战败的老鼠一样夹着尾巴逃跑了。

可惜没办法和Peter炫耀这个消息,这让Rocket很是寂寞。

他们始终没有放弃和灭霸——那个比Drax的粑粑还要恶心的混蛋,一切灾难和痛苦的始作俑者——对抗,每个人都在为终极大战的到来做准备。

白天,Rocket总会和他的飞船呆在一块,他又研究出了不少新式武器,在振金的加持下威力大了好几倍。他还准备了一个新的随身听,万一Peter身上的真的不见了,有了这个他们也不用忍受那家伙每天没完没了的唠叨。

晚上的时候,Rocket会做很多梦,多数都是那片漫长的没有边际的黑暗,所以他总是很晚入睡,时常躺在草地上发呆。

流云和羊群是最明亮的背景色,在这之下,每一个黑影背后都隐藏着一个孤独的灵魂。他们在阳光照射不到的地方静静缅怀逝去之人,仿佛这样就不会被人看到血肉模糊的腐烂伤口。

有时候Rocket会梦到活生生的Peter,不过多数时间他们都在争吵,Peter总是扬着下巴看他,从Rocket的角度可以看清他呼吸时喉结运动的轨迹,他张嘴的时候眉梢也会悄悄挑起来。

冬天的时候,Peter会有一点小肚子,尽管所有人都认为他是胖了,但Peter会坚持说,他只是惧寒,需要积累脂肪,毕竟不是谁都像浣熊一样天生带着一身毛。

为此,Rocket专门发明了一种打在人身上只会痛但不会受伤的子弹,他经常在Peter身上练习,这让他原本就百发百中的枪法更精进了不少。

Peter有时会把Rocket抱在胸前,一边斗嘴一边取暖,他们能这样吵上一整天。

而现在那样的生活却已经越来越远了,变成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5.




半年后,在所有幸存者的努力之下,地球连同其他星球共同建立了新的防御机制。显然,他们为新一轮的战争做好了充足的准备,而Scott也带来了振奋人心的好消息,他们找到了打败灭霸的方法,至少值得一试。

Rocket提出暂时加入复仇者联盟的队伍,受到了所有人的一致欢迎。

他把那个为Peter准备的随身听交给了shuri,请她代为保管,将来如果有机会他会回来取,若是没有,请她把它交给一个叫Peter·Quill的男人。

Rocket始终坚信Peter一定还会回来。

临行前,Thor告诉他,他们这一行人,是“未来的献祭者”,是送走末日的战士,也许根本活不到爱人回来的那一天;也许下一秒他们就会死去,连灰烬都不剩;他们可能见不到所爱之人的最后一面,甚至连一句话都无法留下。

Rocket哈哈笑了一声,说反正老子活不了多久,活着是运气,死了也不亏。若是将来能见到那帮家伙,把这英雄事迹讲给他们听,一个个的还不得羡慕死老子。

Rocket穿好作战服,踏上飞船,视线从云层中穿过,定格在虚空中的某一点。

笨蛋Peter。

Peter·Quill,我知道你们肯定不会安分等着,但别跑太远了。

我马上就到。








END.

被一位太太的画安利到,猝不及防进了北极圈。
这对真的太好磕了,有大佬写文吗?

评论(5)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