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

不是每个人 都一定会快乐

【盾冬/锤基】爱情重组3

前言:巴基和洛基在一次相亲后谈恋爱了,他们发现自己的爱情需要重组





1.





生活中总有很多难以预料的事。

比如诚意十足地去赴一个约会,却失落地发现自己被人放了鸽子;比如和朋友去吃一席色香味俱全的全鱼宴,却被鱼刺卡住喉咙;比如准备了很久的浪漫婚礼进行到一半,忽然下起一场暴雨。

再比如,和假男友一起陪母亲吃饭,却意外发现自己的心上人也坐在同一张餐桌上。

但巴基没想到这样的事有一天真的会发生。史蒂夫就坐在那张摆满了精致食物的餐桌上,双手端端正正放在膝盖上,腰背挺直,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在吃这顿饭之前之前,巴基费了很大力气才和洛基勉强达成协议——中午陪巴基妈妈吃饭的时候洛基要扮演十佳男友角色,晚上和洛基家人吃饭的时候他们的身份则反过来。鉴于自己的约会在前,巴基并不担心洛基会做出什么荒唐的举动来,不然巴基发誓他晚上一定让洛基怀疑人生。

巴基本想着,见过洛基以后,妈妈一定会放松对自己私人感情的关注,这样巴基就可以再次恢复自由之身。巴基原本是这么想的,事情也本该这样发展。

但史蒂夫的到来让这一切美好的幻想都泡汤了。

如果巴基早一点知道史蒂夫也会来,他一定提前打通电话给洛基,告诉他哪凉快哪呆着去。虽然巴基是抱着让史蒂夫和卡特小姐安心恋爱的目的“谈恋爱”,但是这并不代表他接受史蒂夫出现在今天这样的场合。现在,一切都来不及了。

自己的好哥们兼心上人一脸严肃地坐在自家餐桌上看着自己和假男友在妈妈面前秀恩爱,这种场景光是想想巴基就受不了。

巴基僵硬地走到餐桌旁边坐下,奶香四溢的苹果派和面包根本提不起他任何食欲。

此刻,巴基只觉得自己即将被海浪吞噬了,海草紧紧缠住了他的脚踝。曾经史蒂夫淡金色的发梢是他眼前唯一的光,而现在,这束光彻底熄灭了。

这次巴基真的彻底死心了,他不仅当着自己好朋友的面出柜,还大摇大摆地把男朋友——即使是假的——带回家了。

巴基从史蒂夫刚出生的时候就认识他了,在史蒂夫还是个婴儿的时候,在史蒂夫头顶的淡金色还不那么明显的时候,在史蒂夫还只是一颗小豆芽的时候,巴基就认识他了。他陪伴着史蒂夫活过了漫长的二十五年,九千多天,十一万多个小时;他陪伴着史蒂夫走过很多个地方,从纽约到曼彻斯特、从布鲁克林到阿姆斯特丹,沿途经过几百几千个小镇,他们一起在流云和土地之间穿梭,遇过千千万万个陌生的人,每一次的旅行都令人深深惊艳。

巴基从没有对史蒂夫说过一句喜欢。有时候巴基也会想,要是自己能在史蒂夫遇见佩吉之前把这份感情摊开,他们的生活是不是就可以变成从前那样,但只是想是没有用的。

他们已经有四年零七个月没有一起旅行了,这期间史蒂夫去当兵,而巴基毕业之后做了很多工作,他在斯塔克公司实习过,也做过兼职摄影师一个人旅行拍了不少照片,他把这些经历同与史蒂夫一起旅行时的见闻写成书赚了不少稿费,史蒂夫当兵的第二年巴基用自己的存款开了一家书店。在这期间,他们唯一的联系只有史蒂夫定期寄来的信和巴基寄去的明信片。

像史蒂夫这样的人是永远不会变的,因为他是史蒂夫·罗杰斯,他是这世上最坚强、最善良的人,他有一颗金子一样闪耀的心。巴基相信,即使过了这样的四年,他和史蒂夫之间的感情也绝不会变的,可他依旧无法说出口。

七个月前,史蒂夫退役归来;五个月前,史蒂夫认识了佩吉;一天前,巴基和他的男朋友达成契约;现在,他们正坐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而这张餐桌,陪伴了巴基二十五年。

巴基甚至不知道,他和史蒂夫唯一可以在一起的机会究竟什么时候已经错过了,又或许,在他第一眼见到史蒂夫的时候,这个机会早已经死去了。

他们可以成为彼此一生之中最重要的伙伴,也可以成为陌生人,唯独没有办法成为恋人。

巴基不能不死心了。





2.





看到史蒂夫的第一眼,洛基就知道自己必须独自战斗了。

他的好男友兼好战友,一脸傻气地呆坐着,丢了魂似的完全没有洛基想象中意气风发的模样,说也奇怪,巴基这种状态并没有让洛基觉得舒爽。

洛基尽力维持着风度,一边要哄着巴恩斯太太开心,一边还要迎接来自某个和索尔一样胸大无脑的金发男人的刁难。

是的,洛基称之为刁难。

这个叫史蒂夫·罗杰斯的男人——洛基的男朋友的发小——他比巴基的妈妈还要难缠。洛基并没有费多大力气就攻略了巴恩斯太太,她对洛基赞不绝口,洛基认为这归因于自己幽默风趣的绅士品格,而巴恩斯太太像弗丽嘉一样善良友好。

史蒂夫总会问洛基一些他回答不上来的问题。

——你知道巴基的生日吗?

——知道他最喜欢的动物是什么吗?

——知道他最喜欢吃的蛋糕的口味吗?

——知道他对什么过敏,什么时候会想要喝酒吗?

……


不知道,鬼他妈才知道。洛基愤愤地想,他和巴基不过才认识了一天,见鬼的,这大块头究竟受了什么刺激?

洛基温柔地看了一眼坐在他右手边的男朋友,他注意到巴基的耳朵尖有些红了,脑袋一寸一寸往下跑,洛基伸出手指揩去巴基唇角的面包屑,转头看向巴恩斯太太和史蒂夫。

他诚恳地说:“我很抱歉自己对于巴基的这些事情一无所知,我希望未来我和巴基可以成为彼此最亲密无间的爱人,但很显然这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罗杰斯先生,不介意的话,找个时间我们聊聊好吗?我希望知道巴基更多事。”

巴恩斯太太感动地快要哭了。

洛基敏锐地发现这位金发的大个子好像不太高兴,不过他越不高兴,洛基就越开心,他可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同情刁难自己的家伙的圣人。

但是洛基很快发现巴基看着自己的眼神很是怪异,洛基俯身在巴基的面包上抹上一层果酱,悄声说:“放心,我真不喜欢你。”

总体来说,洛基对这次的行程比较满意,但很显然他的合作伙伴心情不大一样,直到用餐结束,洛基和巴恩斯太太告别的时候,巴基才勉强找回了“合格恋人”的状态,他亲自把洛基送下楼,并当着巴恩斯太太的面接受了洛基的告别之吻。

也许那并不算一个吻,只是嘴唇和脸颊的轻微触碰。洛基得意地看了一眼史蒂夫,靠近巴基的耳畔:“晚上我来接你。”

他朝着巴基挥挥手,离开了。






TBC.



明白到lofter想让我认真学习的苦心了,谢谢lofter我永远爱你。【鞠躬】





评论(15)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