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

不是每个人 都一定会快乐

【盾冬】天将明

前言:复联三之前的一段补充,总觉得有了这些盾和冬之间的感情才算完整。


# one


“特查拉?”

此刻,史蒂夫坐在一堆乱石上,月光在乌云丛中穿梭,逸散出一小片亮光。史蒂夫摊开手掌,望着眼前清晰的影像,蓝眼睛里满是惊讶:“发生了什么事吗?”

史蒂夫和特查拉很少联系,一般都是在任务开始之前、任务完成之后,或者是史蒂夫在空闲期想去瓦坎达看望他的老友巴基的时候才会有一两次简单的“会面”,史蒂夫从来不会无缘无故地联系特查拉,特查拉也不会无缘无故联系史蒂夫。当然,史蒂夫承认他和特查拉是不错的朋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会时刻挂念着彼此。

“史蒂夫。”特查拉兴奋道,哪怕是远在万里之外的史蒂夫也能感受到他的愉悦:“这可真是好消息,对吗?”

“什么?”

“巴基·巴恩斯中士醒了!”特查拉飞快地说:“早上苏睿为他做测试的时候,发现这位中士的大脑已经不会对那套可恶的密码做出任何反应。这意味着他可以从冰封中苏醒过来,再也不必因此而受到丝毫影响。”

“史蒂夫?”特查拉犹豫着喊了一声。

“天啊。”史蒂夫惊叹着,他的胸膛似乎有一团火在烧,宿酒后的醉意冲上脑门,占据了他的大脑,史蒂夫甚至找不到任何语言来形容这种失而复得的心情,他感叹道:“他再次回到我身边了。”

“是的,的确如此。”特查拉笑道:“恭喜你,史蒂夫。”

“谢谢。感谢您做的一切,特查拉陛下。”史蒂夫发自内心地说,不仅因为特查拉给了他们庇护,更因为他们为巴基所做的一切。可以说没有瓦坎达的帮助,他和巴基根本走不到今天:“谢谢。”

史蒂夫还记得那天晚上,纽约飞雪,他和巴基回到了布鲁克林,细雪飘进嘴里,像苦味的糖。巴基受了重伤伏在他肩上,小巷里只亮着一盏路灯,昏黄微弱。

特查拉出现在小巷尽头。

“噢,不必如此。”特查拉微笑道:“你准备什么时候过来?”

“尽快。”



# two



史蒂夫来的比特查拉想象中还要快。

临近傍晚的时候,史蒂夫架着一架飞行器赶到了瓦坎达,他没有做任何停留,直奔苏睿的实验室而去。

这一路那么漫长,史蒂夫迫不及待地想看到再次从冷冻舱中苏醒的巴基,好在任务已经临近收尾了,史蒂夫把善后的工作交给了娜塔莎和山姆他们,自己一个人连夜赶往瓦坎达。

那感觉如同和时间赛跑。

史蒂夫离开“战场”的时候天色还是零星月光,到达瓦坎达的时候却是黄昏将近。他花了几个时辰跨越小半个地球,中途没有半刻休停,一路披星赶月而来。

“罗杰斯队长?”看守实验室的守卫震惊地看着眼前这个孤身一人的不速之客。

“冒昧打扰。但是,我现在方便进去吗?”史蒂夫问道,语气难掩焦急。

“方便。但是——”卫兵说,她见过曾经的美国队长,复仇者联盟领袖级的人物史蒂夫·罗杰斯无数次进过这个实验室,每一次都是为了同一个人:“巴恩斯先生正在国王的寝殿里做客。”

史蒂夫硬生生止住了正往里冲的身体,口中飞快地道了一句谢,朝着特查拉寝殿的位置飞奔而去。

一路上,史蒂夫竭尽全力想要使自己冷静下来,他迫使自己忽略那种摇摇欲坠的感觉,他把鼻尖的酸涩强行压制下去,可不消片刻它们再次翻涌上来,一双蓝色眼睛在瓦坎达磅礴的落日下闪光。

没有卫兵的阻拦,史蒂夫一路冲到了巴基和特查拉所在的房间,还有两个人史蒂夫曾经见过,他们分别是苏睿、奥科烨。巴基坐在一张木制沙发上,身上穿着瓦坎达人民的装束,头发披散下来,并不如何凌乱,他们正在交谈。

史蒂夫倚在门框上,几双眼睛依次望过来。史蒂夫和巴基对视,他深吸一口气,嘴角扬起笑容,脚步逐渐加速,拥抱了他的挚友。

“感谢上帝,它把你又一次送回我身边。”

“我没有离开过。”巴基笑着回答。

巴基用仅剩的那只手臂轻轻拍打史蒂夫的后背,像曾经无数次做过的那样,他感受着史蒂夫手臂的力度,又觉得这个拥抱和之前的每一次都不相同,唯一不变的是眼前这个人。

史蒂夫还是一样的高大、健壮、挺拔,他们还像以前一样彼此记挂,好像他们之间从没有分开过那七十多年。

巴基感觉到脖颈里落下几颗温热的眼泪,他再次拍了拍史蒂夫的后背,指尖触到史蒂夫柔软的金色头发。一瞬间,巴基感到自己的眼眶里也盛满了酸涩的泪水,金色阳光照耀着他。

“任务顺利吗,史蒂夫?”巴基松开他,关心地问道。这听起来像是无聊的寒暄,但巴基知道史蒂夫一定明白他。

“还不错。”史蒂夫松开手臂,忍不住问:“你呢?”

“如你所见。”巴基笑道。

他们再次对视一眼,史蒂夫随着巴基在那张木制沙发上坐下来,他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他们,史蒂夫赧然一笑:“抱歉,我太兴奋了。”

“我们完全可以理解。”特查拉说道:“故友重逢,再惊喜不过了。”

巴基也忍不住笑了。

“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苏睿问道。

史蒂夫转头望着巴基,眼神温柔而专注,巴基知道他是在询问自己的想法。

“刚才我们谈过这个问题,我想在瓦坎达湖畔盖一间小木屋,特查拉说他会送我几只羊。史蒂夫,你知道我现在暂时不方便离开瓦坎达,毕竟有些事情还没有彻底解决。”

“你说得对,巴基。”史蒂夫点头,轻轻拍了一下巴基的肩膀,并对特查拉投以感激一笑,后者摇头示意他不必在意。

可史蒂夫没法不在意,和巴基有关的一切他都控制不住自己去在意,他真的非常感激特查拉和瓦坎达对他们做的一切。

“好了,今天就这样吧,吃饭时间到了。”苏睿摆摆手,扯了一下特查拉的衣角。特查拉会意,不一会儿侍者将餐点端了上来。

为了留给史蒂夫和巴基足够的叙旧时间,吃过饭后特查拉他们就离开了。

史蒂夫长久地被一种软绵绵的幸福感包围着,这种感觉并不如何真实,他一边惊叹着一边仔细地打量巴基,眼神里满是惊喜。

晚上的时候,他们抵足而眠。瓦坎达的深夜泛起一丝冷意,他们靠的更近了一些,头发缠绕在一起,胸膛起起伏伏。

“上次这样和你一起还是七十多年前。”史蒂夫感叹着:“谁能想到七十多年过去了,我们还在彼此身边。”

“是啊。”巴基呼出一口气,指尖动了动:“七十年过去了,你还在我身边。”

如同一个奇迹。

他们一晚上没睡觉,像两个精力旺盛的毛头小子,有说不完的话。从布鲁克林的清晨说到瓦坎达的落日,从咆哮突击队说到复仇者联盟,横跨了七十年的冰雪逐渐消融开来,他们这才意识到这是一场隔绝了七十年之久的对话,越过绵长的、永无尽头的漫长岁月,第一次有这样的机会诉说持续多年的痛苦和欢笑。

第二天一早,史蒂夫和巴基谢绝了特查拉的帮助,放弃了高科技带来的便利,两个人亲自动手,在瓦坎达湖畔选定了一个位置,准备建造一间小房子。

史蒂夫认为他们不能事事依靠瓦坎达的帮忙,至少盖房子这样的小事不需要,巴基亦是如此。他们起了个大早,在山林里砍了很多木头,史蒂夫很快将它们裁成木板,巴基在一旁帮忙。他其实很少动手,多数时候巴基只是站在一旁看着,史蒂夫的手臂举起又落下,在空中划出圆润的弧度,他的肩膀时而耸起时而垂落,流云在他们上方飘过。

史蒂夫的行动力一向很好,忙活了半天,木屋已经初见形状,他们的配合更是默契,巴基的手指刚把钉子扶稳,史蒂夫的锤子已经把它们锲在木板里。固定用的钉子是特查拉派人送来的,振金的,巴基觉得太浪费,想送回去,被史蒂夫拒绝了。这样更安全,史蒂夫劝巴基。

安全重于一切。

黄昏未近之时,木屋已经盖好了,苏睿将几只羊牵了来,巴基坐在羊群中间,羊羔围着他咩咩叫。史蒂夫将东西归置好,请特查拉他们坐坐。

“看起来不错。”特查拉环视四周评价道。

“史蒂夫很细心。”巴基走进来:“还要感谢您的热心帮助。”

特查拉无奈摆手,他曾经说过很多次不用客气,可这两个百岁大兵好像跟他过不去似的,一遍遍重复那些无聊的话。

“这次打算呆多久?”特查拉问道,他需得有次一问,毕竟每次史蒂夫都是匆匆而至,匆匆而回,他从没有在瓦坎达呆够过一天,除了第一次和醒着的巴基·巴恩斯一块来的时候。

那时候巴基受了重伤,史蒂夫留下来照顾了他好几天,奇怪的是,大多数时候他们都很沉默,特查拉总觉得他们之间有一股暗流在涌动,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因为史蒂夫和他的挚友发生了分歧,巴基想把自己再次冰冻。

而史蒂夫不愿让他重新回到冷冻舱里。

冷战的结束总标志着一方的妥协,那一次妥协的人是史蒂夫。

“可能要三四天?”史蒂夫温柔的笑道:“我想等巴基适应了这里的生活再离开,现在也没什么新任务,塔莎和山姆足以应付了。”

特查拉看向巴基,后者点头,他们显然商量过了。特查拉交叉双手,有些迟疑地说道:“巴基的手臂……”

“这样很好。”史蒂夫揽着巴基的肩膀,指尖划过柔软布料碰触到巴基的皮肤:“巴基可以不用再打打杀杀,不用面对动荡和战争,他可以做回一个普通人。”

“我会习惯的。”巴基晃动空荡荡的袍子,空气从衣摆里逸散出来:“这样很好。”

特查拉笑了,这样的回答并没有让他感到意外。巴基·巴恩斯理应如此。

“我明白了。”

特查拉手指在木板上敲了几下,苏睿承诺自己会经常来这看看巴基的生活是否平适,她忍不住可惜自己为这位中士量身打造的新的振金手臂,特查拉无奈地望了苏睿一眼。又过了一会儿,天色已暗,特查拉和苏睿离开了。

史蒂夫和巴基对视着笑了起来。他和史蒂夫总是有着非比寻常的默契在,巴基想,史蒂夫总是最了解他的那个人。

史蒂夫抬起手臂,揉乱了巴基的头发,在他还是颗豆芽菜的时候,巴基有时候会这样揉乱他额前的碎发,然后说,别那么感动了老伙计,你知道我总会在的。

巴基低下头,在史蒂夫掌心蹭了蹭。

两天后,确切地说是两天零十六个小时后,史蒂夫离开了。娜塔莎传来消息,说有个任务需要他们去执行。史蒂夫不得不离开,巴基在瓦坎达河流的尽头送走了他。

史蒂夫临走前长久地望了巴基一眼,微微笑了起来,夕阳划过眼眶,流云飞散。巴基抬起手掌,放在额头上示范性敬了个礼,然后将手臂举起,在空中挥动,指尖煽动了清风。

“再见。”

巴基喊道,在落日的余晖中,史蒂夫的飞行器飞远了,巴基顺着来的那条河流,慢慢地往回走。

肩上落满霞光。



# three




四个月后。

巴基度过了平凡而舒适的一天,白天牧羊,晚上收拾屋子,有时候他会把白天发生的趣事记在一个小本子上,以便史蒂夫来的时候讲给他听。

他的小木屋有时会迎来一些客人,是除了特查拉、苏睿、奥科烨以外的其他小孩子,他们很喜欢来这,巴基也很欢迎,这会给他简单的生活带来很多欢乐。在小木屋里,巴基准备了一罐糖果,每次有孩子来他会分给他们,渐渐地,小木屋的客人也越来越多。

今天是苏睿他例行检查的日子,巴基将小木屋收拾整齐,冲了两杯热奶,坐在小椅上等着。

外面想起一阵敲门声。

“嗨,巴基。”史蒂夫提着一袋蛋糕,走进屋里:“最近过得怎么样?”

“还不错。”巴基笑了,前几天他还和史蒂夫视频的时候,史蒂夫可没说要来:“你呢?”

“也不错。”史蒂夫搓搓手坐下来,他转头看了看屋里,耸了一下肩膀,手指灵巧地解开蛋糕包装:“快过来尝尝。”

巴基将手边的热奶递过去:“任务完成了?”

“结束了。”史蒂夫接过奶杯,咕噜噜喝了一气,抹了一下嘴巴,后背向后倚:“我准备在这休息几天。”

“朵莉生了吗?”

朵莉是巴基养的一只母羊,几个月前她怀孕了,有经验的牧民告诉巴基,她的预产期就在这几天,上次和史蒂夫通话的时候巴基告诉了他这个消息。

“快了。”巴基笑道:“也许你有机会亲眼见到呢。”

“那可真是太幸运了。”史蒂夫说:“在布鲁克林可看不到即将出生的小羊。”

他们坐在一起聊天,几乎忘了时辰,史蒂夫有时候会提起战场的凶险,但大多都一句带过了。巴基有时候会萌生回到战场和他并肩作战这个念头,他总是担心没有史蒂夫他做后盾会遭遇什么样的危险,不过这种想法萌生之初,巴基就把它摒弃了。

巴基知道史蒂夫不想他再过那种栉风沐雨满手血腥的生活,史蒂夫恨不得把这世上所有美好的事物、干净的东西捧到他面前,让他好好体验一遍,他绝不会答应巴基这个时候跟随他去冒险。而巴基自己,他早已厌倦了那种生活,杀戮、恐惧、逃亡,他们都不再是热血激昂的热血士兵了。

巴基也清楚,史蒂夫已经有了可以交付后背的战友,所以即使他的副手、他的中士不在他的身边,罗杰斯队长也可以很好的保护自己。

巴基唯一需要做的,也是史蒂夫最想让他做的,就是好好活着,幸福快乐地活着。

“哦,嘿,我打扰你们了吗?”苏睿探出头,月光说着缝隙流淌进来,他们嘴角的笑意还未散去。

“没有,苏睿。”巴基站起来:“今天还要麻烦你。”

“一点都不麻烦,巴基。”苏睿摇头,把手里的铁罐放在桌上:“你知道我从来不把这些事情当成麻烦。”

“他最近怎么样?”史蒂夫问道。

“非常好。”苏睿边为巴基检查边说道:“各方面的。”

“他的身体机能已经完全恢复正常,甚至比普通人还要强上几倍,而且他的大脑完全不会受到密码的影响,除了这条胳膊以外,他的身体状况比正常人强多了,完全不用担心。”

史蒂夫欣慰点头,想到巴基失去的一条胳膊又有些发堵。巴基温柔地笑着,灯光落在他微卷的头发上:“再好不过了。”他说。

“至于生活上也很不错,巴基和瓦坎达的人民相处地很好,孩子们总喜欢来他这蹭吃蹭喝,为了招待这些客人,巴基还托我每隔一段时间送来一罐糖果。”苏睿抬高下巴:“那是今天份的。”

“巴基对孩子一直很好。”史蒂夫说。

“他们很可爱。”巴基低下头,视线落在糖果罐子上。

“孩子们亲切地喊巴基‘白狼’,因为他曾经多次把小孩子从罪犯的手机救出来,并打跑了很多来这边偷东西的盗贼。他的战斗本能很强大。”

“哦,那是孩子开的玩笑罢了。”

“现在这个称呼已经传来了,早就不是孩子们开的玩笑了,巴基。”

“他总是如此。”史蒂夫眨眨眼,低声说。

因为他是巴基。他会对所有人温柔,他很善良而强大,他从未放弃过战斗。

苏睿收拾好一切后离开了,史蒂夫坐在那,变得沉默。巴基眨眨眼,试图说点什么,他敏感的察觉到史蒂夫的情绪和刚才不一样了。

史蒂夫无法形容这种心情,他的挚友、他的巴基、他在这世上最亲密的伙伴终于可以在阳光下生活,他本应觉得欢欣——没有比这更让他欢欣的事了。但史蒂夫除了欣喜之外,心中却泛起淡淡的伤感。巴基经历了这么多,受了这么多苦,如今孤身一人在一个陌生的国度生活,仅仅是邻里之间的关爱就可以使他这样满足了。

他本该拥有更好的,巴基值得最好的。



# four



史蒂夫在瓦坎达一连住了七天。

这期间,他几乎和巴基寸步不离,就连和特查拉商量政务相关的工作,他们也没有避开巴基。白天他们会一起去放羊,羊群一旁吃草,他们会并肩躺在不远处的草地上,清风吹拂,白云流淌,羊儿时常发出咩咩的叫声。

史蒂夫和巴基去看过两次日落,第一次是在草原上,傍晚牧羊以后,他们没有急着回家,落日余晖倾落,史蒂夫坐在草地上,右手食指缠绕着巴基微卷的头发,发尾在他掌心打转儿,巴基说瓦坎达的落日和布鲁克林不一样。

那时候史蒂夫和巴基坐在学校的天台上一起看过几次,不同于瓦坎达磅礴壮美的落日,布鲁克林的落日很温柔,像女孩飞红的脸颊,静谧甜美。

第二次是在山上,特查拉说山上的落日是瓦坎达最美的落日,比童话里城堡顶端的落日还要美丽。史蒂夫牵着巴基去了那里。

他们在那度过了一个晚上,因为巴基觉得那里的星空也很美。史蒂夫和巴基并肩坐在山洞边缘,双脚垂下去,月光很温柔地落下来,树叶在脚下飞舞;星光比月光还要明亮,一颗颗抖落下来,星空像在旋转。

巴基单手撑起身子,眼睛半眯,绿色瞳孔若隐若现:“这的星空和布鲁克林很不一样。”

“它们都很美。”史蒂夫说。

“是啊。”巴基说:“谁能想到有一天来自布鲁克林的两个小混蛋可以一起在神秘的瓦坎达看落日星辰呢。”

史蒂夫伸出手,轻柔地拖起巴基的腰,好让他轻松一些:“重要的是我们还在一起。”

“如果有一天你也可以安定下来就好了,史蒂夫。”巴基垂头叹息,肩膀抵上史蒂夫的肩膀:“像我一样。”

“也许这一天不远了。”史蒂夫笑出声来,远方的风声更大了,使他的声音变得模糊不清:“等到我的朋友们都得到了应有的宽恕和归属,我将回到瓦坎达,请特查拉收留我。然后在你的小木屋旁边再盖一座小房子,或者干脆我们俩住在一块儿,如果特查拉愿意,我会向他借几只羊,白天我们可以一起去放羊、一起给孩子们分发糖果,晚上可以一起吃饭、看月亮。”

“等到真正的的自由到来的时候,我们可以一起回到布鲁克林,或者去纽约,去德国,去罗马尼亚,去往任何不曾踏足过的地方。随便哪里,我们可以一起去看。”

“这主意可真不错。”巴基忍不住向往:“真希望这一天可以早点来。”

“会的。”史蒂夫说。

“一年后我再来到这里,会带回真正的自由。”




# five




史蒂夫走了。

巴基做了一个梦,梦里他终于回到了布鲁克林,小巷的尽头开满了淡金色的花,史蒂夫倚在墙角挥舞手臂,眼神温柔地注视着他。阳光落在他的眉尖、眼角,芦苇花在空中起舞,远处的小酒馆传出阵阵歌声。

巴基醒过来,阳光依旧是淡金色的,夕阳从地平线上爬起来,云朵互相追逐着越跑越远。

巴基有时候会想起史蒂夫望过来的最后一眼,那里面没有悲伤也没有眼泪,只有希望,燃烧着的希望,和金色阳光一样灿烂。




# six




史蒂夫扔下从不离身的盾牌,将巴基揽在身侧,离开了那个充满绝望和冰冷的山洞。

鲜血顺着巴基的肩膀滑落,他的金属臂被硬生生扯下来,断臂处一片血肉模糊,史蒂夫的小臂被染红了一片。尽管史蒂夫撑死了巴基的大半重量,他们的脚步还是越迈越小,直到最后,巴基几乎是在蹭着地面挪动了。

史蒂夫红着眼把他送到背上,一步一步往前走,巴基很顺从地伏在他肩上。

一路上,史蒂夫不停地呼唤巴基,感受到巴基在他背上艰难的呼吸着,他才能暂时把内心蔓延的恐慌压下去。

“巴基?”长久地感觉不到巴基的动静,史蒂夫忍不住又喊了一声。

“史蒂夫。”巴基喘息着,血腥味从他的喉咙里逸出来:“布鲁克林的花开了吗?”

“开了。”史蒂夫轻声回答:“现在这个时候开的正好呢。”

“你想看吗?”

巴基用头轻轻磨蹭史蒂夫的脖颈,艰难地说:“那家小酒馆还在吗?”

“还在。”史蒂夫僵硬地扯动嘴角:“我上次去的时候还在那喝了一杯,现在那里的店主已经变成老板的孙子了。”

“哈,史蒂夫。”巴基轻笑:“你又跑去偷酒喝了,别想我再去接你回来,你醉酒后的姿态可不怎么好看。”

“你醉酒后更变态。”史蒂夫绷着嗓子说道:“上次我去接你,你吐了我一身。没忘记吧?当时你还口口声声叫着玛莉来着。”

巴基伏在他背上轻轻笑了,声音沙哑,调子拖得慢吞吞,长发垂落遮住了史蒂夫的眼睛。

“小史蒂夫,带我回家吧。”




END.



美队三的结局私心改了一点,其他部分可能和官方电影有细节上的出入,请勿深究。这就是我所希望的史蒂夫和巴基重逢的场景了,可惜复联三并没有深入的镜头诠释。


评论(6)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