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

不是每个人 都一定会快乐

【炎崖】心火


双箭头,一发完。写这段的时候看到第六集,和新更的几集会有所出入(应该),不影响阅读;一切与剧中、原著不符的东西都是我编的。

雷者慎入。






像一团透明的火焰,林修崖想,看起来温和无害,实则焚烧一切,毁天灭地。

萧炎就是这样的人。




林修崖揉着肩膀走进来的时候,虎伽和昊天正在收拾房间,那凌乱的程度比前几日有过之而无不及,像是要给谁个下马威似的。

今天是萧炎结束禁闭的日子。林修崖望见他的床铺上露出一双长腿、上半身子藏在棉被下面,心里了然萧炎这是在生闷气了,便放松身体轻声走过去。

“喂,萧炎。”林修崖拍了一下萧炎肩膀的位置,掀起棉被的一角,发现萧炎的额头上果然浸上了汗意:“别睡了,走,请你吃好的。”

“走了虎伽,昊天,这些东西不要了,咱明天买新的去。”林修崖挤挤眼,看着虎伽和昊天目瞪口呆的苦脸,做了个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萧炎把搭在额头上的手臂垂下,翻了个身:“你们去吧,我不饿。”

“那哪行,这顿饭你才是主角。快走吧,就当给兄弟们个借口,开开荤。”

林修崖强行把萧炎拉下床,龇牙咧嘴地叹气。

“你可真重。”




他们挑了一家最热闹的馆子,三五成群,大堂里坐满了人,大多是慕名而来的新生,老生们都坐在二楼,好像只有这样才能凸显他们的高贵。

“大家尽情吃,今天我请客。”林修崖拍着胸口说道。

能量符是林修崖新弄来的,付出了一点代价,不过这事可不好让萧炎知道,否则以他的性格,一定咽不下这口气。

其实这口气林修崖也咽不下,更别提昊天和虎伽,只是萧炎已经得罪了不少人,又常常被韩枫葛叶针对,日子已经很难捱,他们也不能再给他找麻烦,只好先瞒着。

昊天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林修崖,虎伽推了他一下,意思是萧炎还在,教他收好表情。

只是萧炎又如何不明白。

不多时,萧薰儿来了,也带了些能量符,说要给萧炎接风,林修崖没同意。萧薰儿的日子过得也不轻松,林修崖是知道的,莫说萧炎心疼,他们也觉得难受。

萧炎不忍心拂了他们的好意,这顿接风宴吃的还算欢快。晚些时候,虎伽染上轻微醉意,半撑着靠在昊天身上。

月光悄悄溜进来,照亮窗前的一角,纱幔被风催动,发出簌簌声响,已是深夜。他们互相搭着肩膀,缓慢踱回宿舍。

一天就这样过去。

他们回到宿舍,各自躺回床上,闭着眼睛,然后入睡,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萧炎有些醉了。

他来到纳戒里,药尘笑嘻嘻埋怨他没给自己带瓶好酒,只顾自己开心。

萧炎哼了一声,将怀里的一小瓶酒丢过去,接着躺在地上闭眼,保持着睡眠的姿势。

他为何而来。萧炎想。曾经他是为了再也不用任人欺凌,为了替自己、替父亲更替萧家争一口气;后来他是为了药老,为了母亲,为了正义。

他因此而来。

可如今,他依旧被人欺负。不仅自己被罚禁闭,兄弟被人殴打,连薰儿都难得快乐。


“我要变强。”萧炎说。

药尘喝下一口酒,轻轻摇晃酒瓶,看萧炎的眼神里有欣慰,也有无奈和心疼,心疼他依旧瘦弱的肩膀,背负的重量却实在太多。

“强者之路漫漫,这孤寂,你可要忍住了才好。”





在迦南学院的时间过得很快。

短短半年,萧炎已经从一个初出家门的毛头小子,变成了一个令人心安的坚实依靠。

炎帮建立之初,各方势力虎视眈眈,药帮、白帮,和其他一些大大小小的帮派不断地挑战滋事,除此之外,更有葛叶和韩枫没完没了的试探和打压,最后都被萧炎一一化解了。有些是四两拨千斤,有些只能硬抗,这其中的艰辛,林修崖等人看的一清二楚。

炎帮走到今日这般壮大,实属不易。

但也并非仅是如此。

比如韩闲,比如柳擎。

林修崖总觉得,如萧炎这样的人,定然没有人能抵挡的住他的魅力。

像一团透明的火焰,焰心藏着热烈的温度,外表却那么柔软,几乎和空气融为一体。




又一个春天,学院在新生中选拔了一批优秀学员,进入魔兽山脉试炼。萧炎、林修崖、萧薰儿、昊天、虎伽五人均在入选之列,韩闲和柳擎则留在炎帮坐镇。

魔兽山脉神秘又危险,阳光稀疏寥落,魔兽行踪隐没,即便是他们五人同去,林修崖熟悉魔兽山脉的地形,暗中又有药老坐镇,萧炎也丝毫不敢怠慢。

晚上的时候,他们会分开守夜。虎伽和昊天守上半夜,萧炎和林修崖守下半夜,萧薰儿是女孩儿,则可以睡个安稳觉。

其实魔兽山脉里面夜晚和白天几乎没有差别,只是他们必须定时休息,调整自身的最佳状态,以应对各种潜伏的危险。

他们在魔兽山脉中穿行了三个月,有时候会分不清白天和黑夜,魔兽的嘶吼声终日贯穿双耳,永不疲惫似的。三个月来,几乎每个人都受了点不轻不重的伤,好在他们丹药充足,没有什么大问题。是以这三个月虽然艰苦,他们的修为却足足提升了二阶不止。

但林修崖还是觉得,他和萧炎之间的差距更大了。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正在丛林深处,架起一小片篝火,赤红色的火焰灼灼燃烧,四周很静谧,也许不远处便潜伏着未知的凶兽。

这是下半夜,萧炎和林修崖正在守夜,他们躺在两根相隔极近的侧枝上,肩膀抵着肩膀,从树叶的缝隙里能瞧见星星,比树下的篝火微弱许多。

林修崖你一次听萧炎讲起他和纳兰家族的纠葛。

连带着葛叶对萧炎的处处刁难,他也一并懂了。

“我相信你。”林修崖说,眼睛亮晶晶的。

他想不到这个世间上究竟有什么是萧炎想做而做不到的事,不知从何时起,他对萧炎的信任已经这样深刻。

仿佛生而如此。

自认识之初,他便忍不住去追随萧炎的脚步,不自觉地收敛自身的锋芒,全心全意地信任萧炎。他总是跟在身后看着萧炎的背影,坚毅、挺拔、清瘦,永不屈服,但是越走越远。

远如星辰,林修崖想,你能看到它,仿佛伸手可及,却相隔万里。

他和萧炎之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近过,在昏暗稀疏的星火里,轻薄地如同一个梦。





萧炎在一个秋天的黄昏离开,毫无征兆地。

他们没有说再见,似乎这原本就是一件再平淡不过的小事,甚至不需要告别。

后来的一些事情,断断续续,大多都是从米腾山口中得知的。

又半年后,萧薰儿也离开了。

所有人都以为萧炎是家中逢变,所以才中途离学,总有归来之日;只有林修崖知道,他是被血宗的人追杀,不得已而远遁。

林修崖开始拼命修炼,焚天练气塔几乎成了他另一个宿舍,炎帮的兄弟送去的吃食,放到冰凉也无人动弹,虎伽恼他数次,终于在林修崖多次进阶后闭了口。

这极大地鼓舞了炎帮的成员,焚天练气塔各层几乎被他们占满了。

直到两年后的某一天,林修崖才破天荒地走出枯坐了几个月之久的修炼之所,买了一大瓶酒,叫上昊天他们,在宿舍痛饮一场。

“敬萧炎。”他突兀地说。


那天林修崖喝醉了,抱着瓶子里的最后一点酒,和衣躺在宿舍的房顶上。

月光温柔倾落,繁星漫天,林修崖忽然想起那天晚上的魔兽山脉,星光微弱渺小,风声细细。

现在萧炎做到了他当年的宣誓。




他们第一次重逢,是林修崖于迦南学院毕业的最后一年。

萧炎回来了,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样突然。

但他们真正重逢的时间其实很短暂,不过数月,便再次各奔西东。

临行前,萧炎送了他们不少旁人花大价钱也求不来的高阶丹药,约好三年后再见面。


刚回魔兽山脉的一段时间,林修崖很兴奋,见到亲人的欣喜之情让他短暂地忘记了离别的无奈和伤怀。

只是暂时。

他曾经把相聚和离别看的很淡,以为人生如此,聚散无常;现在却半分不敢这样想,他第一次品尝分离的滋味,才发现原来不知归期的牵挂使人这样惶然,无所适从。


这个世间,追随萧炎的人何其多。林修崖想。可他甘愿追随的人始终只得萧炎一个。

他们再次见面的时候,三年之约未到。

两年后的一个冬天,魂殿的爪牙对迦南学院发起突袭,米腾山和若琳等人被韩枫控制,迦南学院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大危机。

历届收到消息的毕业学员,从四面八方赶来支援。林修崖到的时候,正是战争最惨烈的时候,鲜血覆盖了整座学院,远处形成了一大片血染的火烧云,黄昏来的很急。

虎伽和昊天已经负伤,林修崖和韩闲等人组织炎帮的兄弟在塔下构筑了一道防护墙,周围是其他苦苦支撑的战士们。

这场战争一直到萧炎来了才彻底结束。萧炎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重伤了魂殿带军的头领,这才消弭了持续几天几夜的血战。

林修崖眨眨眼,再次看到透明的火焰,日复一日地燃烧。





“这次的目标是生灵之焱。”萧炎说道:“此行太过危险,如果出什么事,你们马上撤退,不要犹豫。”

四人重重点头,五人小组才正式踏上征程。

萧炎默默叹气,不知他说的话这几个人有没有听的进去。

萧炎望了林修崖一眼,最终什么都没说。

他们接连找了三个月,最终于神农山的一座断崖处发现了不寻常,萧炎在药老的指导下成功接近了生灵之焱的隐匿之地,林修崖四人则留在不远处策应。

萧炎忽然有点后悔带着他们来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他本该独自前来的,事实上,原本萧炎打算找到生灵之焱以后再赴三年之约,没想到迦南学院突逢巨变,萧炎只好改道而行。

异火的吞噬比想象中还要久,生灵之焱虽然破坏力相对较小,但是生命力旺盛、灵智极高,收复起来同样困难重重。

直到一个月后,萧炎才完成了异火吞噬,走出神农山,经由生灵之焱温养后,萧炎的精神力益发充沛,焚决也再次进化。



那是萧炎第三次感受到自己的渺小和无力。


他出关后一天,林修崖和萧薰儿才从断崖一侧赶过来,灰头土脸的看起来十分狼狈,尤其是林修崖,左臂还有未干的血迹,昊天和虎伽则失去踪影。

“你入关后不久,附近有魂殿的人出没,好像也是为异火而来,为了不让这些人发现发现你闭关的地方,我们分成两路引开了他们,现在昊天和虎伽还没回来。快走吧,萧炎,这里不安全。”林修崖飞快地解释。

他们开始奔逃,为了活命。

萧炎本以为以他现在的修为,至少有一战之力,直到真正面对对手的时候,他才恍然发觉,原来境界的完全碾压,是再多的强大手段也无法弥补的。

放眼整个大陆,魂虚子的修为都是顶尖之人,即便是吸收了生灵之焱的萧炎,也只能狼狈退走。

他们就这样一连逃了数日,偌大一个神农山,却无一处立足之地。

萧炎有些犹豫,他不知道强大如魂虚子会不会发现纳戒中的秘密,如果他们躲在纳戒里,药老的踪迹会不会被发现,他不敢冒这样的风险。

最终是林修崖替萧炎做了这个决定。他打昏了萧炎,把他交给萧薰儿照顾,然后换上萧炎的衣服,朝着相反的方向引开了追兵。

这个世界上可以没有我林修崖,却不能没有萧炎。

只有萧炎能替我父母报仇。

然后他走了,没有回头,仿佛身后只是一片虚无,前方的路永无尽头。



林修崖没有死,魂虚子找到了藏有生灵之焱那出山崖,异火榜排名第五的吸引力比萧炎身上带着的青莲地心火的吸引力更大。

后来他被魂殿的其他人追到了另一处山崖,翻身跳了下去,被躲在崖下的昊天和虎伽救走。

林修崖受了重伤,他们一路往南逃兜兜转转停在了最南方的一个小镇。又数月后,林修崖的伤势见轻,斗气却始终没有回复如常,萧炎也一直没有消息。

三人离开小镇,回到加玛帝国。




三年又三年,时间就这样过去。距离他们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六年之久。自神农山脉后,萧炎一直被魂殿的高层追杀,林修崖听说了不少关于他的事迹。

大部分是道听途说,真伪难辨,可至少他知道萧炎还活着,这就足够了。

总有一天他会成为这片大陆上最强大的人,林修崖想。

林修崖没有再去找萧炎,他现在几乎找不到任何去寻找他的理由,他只是喜欢打听萧炎的消息,真真假假,日复一日,就这样完成他和他的历险。

他曾经以为萧炎远如星辰,后来才发现萧炎比星辰还要遥远。星辰看的见,距离始终那样远;而萧炎看不见,距离却越来越远。

他的火焰是透明色的火焰,握住会焚化掌心,散开再无踪迹。


林修崖本以为这就是他们之间的结局,永远只能用来怀念的友情,和无法言之于口的诉求。

再后来,萧炎在某天夜里出现,黑衣黑发,眉目修长,他们并肩坐了一夜,星辰亮的发烫。

临走前,萧炎用生灵之焱驱散了多年前神农山虚无吞炎的子火在林修崖体内留下的暗伤。



林修崖这才明白,原来有些感情不用诉诸于口,也不必刻意寻求一个答案。

萧炎不来找,是害怕无力保护;他不去寻,是为了不必拖累。


下次见。萧炎说。


下次再见,他们用了四年。

远征魂殿的序幕已经拉开,萧炎成为了所有人的希望,像一种宿命,林修崖和虎伽昊天则是永远追随着他的人。他身后的人越来越多,从最初的五个人,到后来的炎帮,到如今的整个大陆。

他们耗费十几年去完成一个复仇、一次正义,剔除黑暗,迎回光明。这样庞大的代价。

一切尘埃落定时,众人如潮水般褪去,晴光普照,清歌不歇,万物奇迹生长。

只是他心中的火焰,烈烈燃烧,永无熄灭之日。
























(完.)


又一个北极圈…

评论(2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