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

不是每个人 都一定会快乐

「德哈」以爱之名


Summary:哈利与德拉科交往的第七年,德拉科认为哈利精神出轨了。



-



“我总觉得应该放他自由。”

德拉科端坐在麻瓜医师对面,腰杆笔直,面无表情地说道。他的手指不安地绞在一起,仿佛被对面的人看透了似的。也许来这不是个正确的决定,但他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巫师界的所有心理咨询师——或者说感情咨询师——都认识他。

德拉科·马尔福,哈利·波特先生的现任男友。

“为什么呢,先生?”白衣男人微笑着说。

德拉科抿着嘴巴,踟躇片刻,要知道他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他的秘密,更何况对方还是一个麻瓜。于是他沉默了,灰蓝色的眼珠转了一下,头顶的灯光随之一闪,窗外有蝴蝶飞过。

大不了结束后给他来个一忘皆空——不会有人发现的。

“他是个很优秀的……很优秀的青年,前途光明,人缘广阔,心地也不错,典型的圣人性格——对此我并不看好。我想说,我们的感情最近不是很稳定,他看起来有了新的更喜欢的人——尽管她不如我优秀。好吧,重要的是她是他好朋友的妹妹,青梅竹马?”

“所以您认为您的男朋友有了新欢?”

“显然如此。”德拉科撇下嘴角,忍不住再次怀疑麻瓜那可怜的智商是否能担当起为自己出谋划策的重任:“最近他们经常独处。”

“恕我直言,他向您提出分手了吗,先生?”医生小心地组织措辞,面前的年轻人看起来地位很高,而且不易相处,是个相当棘手的客户。

“没有,当然没有。”德拉科拉长嗓子,右手无意识地拽着领带,该死的麻瓜服饰让他很不舒服:“我刚才说了,他是个典型的圣人性格,所以我们没有分手,一直拖着,该死的,他就是怕伤害我那高傲的自尊心。”德拉科愤愤道。

愚蠢的圣人波特。

“呃……也许您的男朋友并无此意?”

“你是在质疑我的判断吗,医、生?”德拉科冷厉道。

若不是有十足的把握,他也不会来这寻求一个麻瓜的帮助,这对纯血巫师来讲简直就是天大的侮辱。

七年之痒,正如麻瓜文学所言,他和波特正处于操蛋的第七年,现在圣人波特坚持不下去了,他不能干等着被甩,爸爸会用口水淹死他的。

“没有,先生。”医生暗自呼一口气,他的额头被汗水浸湿了,眼前的青年凶神恶煞的,好像他做了十分对不起他的事,马上要被大卸八块。

“我想——我建议您应该好好和他聊聊,也许还能挽救?如果您愿意的话。毕竟,呃,您很爱他。”医生硬着头皮说,仔细听就会发现他的牙齿在打颤。

德拉科勉强接受了这个提议,他的身影很快隐匿不见,待到那抹铂金头颅完全消失,医生抓起旁边的杯子灌了一大口啤酒。

毕竟,你想,谁愿意伺候这样一位难缠的恋爱白痴呢!



-



“你去哪了,德拉科?”

哈利皱着眉头,鼻翼勜动,一股不同于魔药味道的清香扑鼻而来,他额头的疤痕一颤一颤:“你最近总是早出晚归的。”

德拉科习惯性地揉着额头:“我今天加班。”

又是加班。

哈利在心里啐了一口,又是这种老套牙的借口,亏他还信誓旦旦地对罗恩夸口,德拉科从不会欺骗他呢。要不是从赫敏那得知潘西常常对她抱怨这段时间德拉科总拉着布雷斯去喝酒严重影响了人家夫妻二人的感情交流,他现在都还被蒙在鼓里。

“今天是制作香水魔药么,德拉科?”哈利凑近过来,鼻子再次动了动:“混合香水,我猜?”

德拉科的耳朵瞬间红起来,他好像是记得诊所旁边是一家花店,自己竟然忘记把这个味道遮掉,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也许吧。”他支吾着说,“晚上吃点什么?”

“别转移话题,你最近很奇怪。”哈利说:“你不想回家?”

“没有,哈利,你想多了。”德拉科反驳。

他当然想回家了,他恨不得一下班就可以回到格里莫广场甚至不用去上班好和哈利欢眠,哪怕仅仅是看一场无聊的麻瓜电影。

“我们该好好谈谈了,德拉科。”哈利软声说,他想德拉科肯定是遇到了什么不愿告诉自己的麻烦事,这个时候吵架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也许你愿意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我累了,哈利。”德拉科脱掉身上的巫师袍:“明天再说吧。”

好吧,哈利望着德拉科不似以往的颓靡背影,显然他的男朋友不愿意说,他只能自己想办法了。

“明天赫敏的生日,你会去吧,德拉科?”

“嗯。”



-



显然这个敏感的时候来韦斯莱家里就是个错误的决定。

德拉科冷着脸和盘子里的南瓜饼作斗争,他想逃跑,可是哈利牢牢地看着他,好像他是个随时会发病的精神病人。当然德拉科也明白他的“男朋友”是好意——他怕自己难堪,于是勉强自己放弃那些热闹在这呆着。但这显然不符合情理不是吗,他感觉自己要被韦斯莱家的小母鼬给盯死了,瞧啊,那挤眉弄眼的。

哈利面露愁容,原本德拉科早已经可以和他的朋友们和睦相处了,他甚至为乔治和弗雷德研制了不少恶作剧魔药来赢得他们的欢心,可是今年的情形仿佛和第一年他们刚交往是一样恶劣了。不,比那更恶劣,至少那时候德拉科还愿意和别人交流。

也许他应该和布雷斯聊聊,该死的德拉科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抛下自己的男朋友而去和自己的竹马喝酒?

难道是——

哈利的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

难道德拉科想出轨?!



赫敏和罗恩终于抽出空开找哈利他们的时候,二人盘子里的南瓜饼已经被戳烂了,变成了黄色粉末,她甚至认为那是哥哥们新的恶作剧。

“嘿,哈利,德拉科。”罗恩好奇道:“我以为南瓜饼的用处在于填饱肚子,而不是毁掉它?”

“呃,当然。”哈利回过神来,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生日快乐,赫敏。”

“谢谢。”他们交换了一个拥抱。

德拉科同样取出一个绿色丝带包装的黑色方盒子,比哈利那简易包装精致许多。不过他没换来赫敏的拥抱,原因是罗恩大力地拍着他的后背,力度之大使得德拉科快要将肚子里仅有的南瓜饼吐出来了。

“谢了,弟妹。”

“滚。”德拉科面无表情地说。

他不得不怀疑罗恩就是来恩将仇报耀武扬威了,哈利就快成为他的妹夫了,所以狡猾的黄鼬忍不住扬起他的蹄子了。

“尝尝弗雷德和乔治新酿的南瓜酒?味道还不错。”罗恩打开一瓶,不远处双子冲他竖起大拇指,若不是他们面前围了一圈迷弟迷妹,好像下一秒就要冲过来了。

潘西夫妇姗姗来迟,可是哈利等破了脑袋,也没能找到和布雷斯独处的机会。

哈利决定明天请一天假,虽然丢了数目可观的全勤奖,但是也没关系,毕竟他和他的男朋友都很有钱。



-



“我还是觉得应该放他自由。”

德拉科再次坐到医生面前,腰杆笔直,面无表情地说道。今日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窗外依旧有蝴蝶飞过。

不同的是他的医生不如前几日从容了。

“为什么呢,先生?”医生挂着近乎完美的职业性笑容。

“他和他的青梅竹马韦斯莱家的小母……呃,小姑娘眉来眼去,我都看见了。”

“也许是您误会了什么?”医生喝了一口啤酒,感觉自己更勇敢了一些。

“你在质疑我的判断?”德拉科扬起嗓子,几乎控制不住要发泄怒气了,他深吸一口气,硬声说:“他和金妮在我面前旁若无人的眉来眼去,我还能看错?”

哦,那个人叫金妮。这次医生喝了整整一杯啤酒。

“那你们谈过了吗,先生?”

没有,德拉科腹诽道。他现在不得不承认自己来咨询麻瓜医生真是毫无意义,都他妈的这个样子了还用再谈?

德拉科咬牙切齿地,对自己病急乱投医的行为感到深深的痛悔。医生的手甚至摸到桌子底下的一罐啤酒了,他颤声说:“好的,先生,我明白了。您应该放他自由——没有比这更正确的决定了。那么请问您找好分手了理由了吗?”

德拉科再次沉默,浪费了这么长时间,这医生总算说了一句建设性的话,分手的理由的确很重要,怎样才能说的大气而不失体面,这是个问题。

送走了德拉科,医生将空掉的啤酒瓶扔到垃圾桶里,愤愤道:“什么毛病,活该单身!”



-



以爱之名?

呕。

还是七年之痒吧。德拉科给哈利留了一封简短的信,带着几件衣服撒了一把飞路粉出现在马尔福庄园。卢修斯和纳西莎都惊呆了,自战后以来他们就再没见过如此不修边幅的儿子,而眼前,他们不得不猜测德拉科和哈利之间出现了感情危机——这是德拉科在一个平淡无奇的黄昏出现在马尔福庄园的唯一理由。

“我们分手了,爸爸妈妈。”德拉科飞速地说,“别担心,是我提出来的。”

纳西莎还想说点什么,卢修斯制止了她。德拉科如愿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这依旧十分干净,就好像他从来没有离开过。



-



“你什么毛病,德拉科!”

德拉科回到家的两个时辰后,哈利怒气冲冲地来到了马尔福庄园,并一路畅通地找到了德拉科,并未受到任何阻拦。

“我们已经分手了,波特。”德拉科慢吞吞地,高昂着修长的脖子,好像这样才能彰显他胜利者的地位,让他看起来不那么灰头土脸。

“那是你单方面的,德拉科。”哈利指正。

“什么时候巫师界有这样的条例了?”德拉科眼角挂着讥诮,面色苍白,慢吞吞地说:“没有结婚的两个男人不能单方面提出分手?”

哈利真是不识好歹,他愿意退一步让他和那个讨人厌的小母鼬在一起已经是天大的恩德了,哈利竟然还在这里和他唧唧歪歪,只为了争论他不该被单方面分手?

救世主的宽容都被海德薇那个胖子吃掉了吗?

“可是你爸爸、潘西、布雷斯、高尔他们,甚至韦斯莱一家人都来质问我为什么被你单方面分手。”哈利咬牙切齿地说。

他们在一起七年都没能让德拉科改掉遇事就怂的毛病,他这个男朋友做的可真够失败的。

“韦斯莱一家回来质问你?”德拉科瞪大眼睛,冷嘲热讽地:“他们是对我甩了你表示不平的吧!”

不仅如此,哈利想说,他们只是关心我们为什么分手——毕竟韦斯莱一家人都接受了你是我法定男朋友这个事实。

但德拉科的嘴像机关枪一样停不下来:“你可以回去了波特,告诉韦斯莱,即使他们忘恩负义地不想感谢我做出的伟大让步,也别想让我背负被甩的污名——这绝不可能,绝不。”

“住口吧,德拉科。”哈利将一个红色的小盒子丢过去:“金妮的男朋友是麻瓜界最有名的珠宝设计师,丢掉你那无聊的患得患失和伟大的让步——这简直比鼻涕虫还要让人厌恶。”

“布雷斯说你亲眼看到我经常和金妮独处,你是没看到金妮的麻瓜男友还是说没把布鲁斯当成平等的人?”

“笑话,麻瓜怎么能和——”

哈利的翠绿眼睛随之瞪地滚圆,德拉科颤巍巍地把嘴边的话咽下去,说道:“好吧,看在他设计的对戒还不错的份上,我愿意道歉。”

——下辈子吧。

哈利满意地点点头,用确保门外两个操碎心的父母能听到的声音喊道:“算你识相。”

德拉科是认真的。

看在金妮的麻瓜男友,叫什么布鲁斯的人设计了比较符合他审美的对戒并取了个还不错的名字的份上,下辈子要是还能遇上,他一定给他道歉。

他们郑重地给对方交换了对戒和一个浅尝辄止的吻。

“现在是法定男友了,德拉科。单方面分手不成立了。”哈利嘟囔道。

再好不过了,德拉科想,谁愿意做出成全自己心爱的男友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一起这样的蠢事呢,他又不是圣人马尔福。

身旁一张白色卡片静靠在橡木长桌上,烫金文字被月光照的极亮,仿佛燃烧的火焰一般,耀眼刺目。

——以爱之名。

那是哈利给他的承诺,没有任何事比这更让德拉科觉得踏实和自在。

远处传来一阵猫头鹰的叫声,窗外有蝴蝶飞舞,又是一个无比美妙的夜晚。



——END——



/ 私设众多,全凭个人爱好。

/ 鸡血之下的草稿,没有捉虫,粗制滥造,开学真辛苦啊!

/ 祝食用愉快。


评论(2)

热度(1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