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

不是每个人 都一定会快乐

「铠宝」 红雨


双向暗恋

最近沉迷铠宝不可自拔w这对cp真是越想越萌忍不住摸鱼了x

一大波欧欧西正在袭来w


-


铠本不想参加这场排位赛。

至尊宝来找了他好几次,说这场比赛赢了会有意想不到奖赏,请他无论如何都要帮忙。至于究竟是什么,铠没有多问。

铠拒绝不了至尊宝,没人能拒绝他。至尊宝缠人的功力太过强大,否则以露娜冷清的性格也不会任凭他盘桓在自己身边。

“露娜是敌方的打野,等会你可不许故意放水。”至尊宝一下蹦到他身边,笑吟吟调侃道。

铠意味不明地望了他一眼,嗤笑道:“彼此彼此。”

他是要单独防守上路的,前期和露娜的交集不会太多,倒是至尊宝是己方阵营的打野,若是碰到女神就怂,恐怕要落人笑柄了。

不过,这也不是一次两次了。铠握紧手中的魔刀,冷哼一声。

至尊宝讪讪摸了摸鼻子,转了几圈金箍棒,眼睛亮晶晶地,抬头道:“今天肯定不会了,这场比赛我志在必得,大不了以后向露娜赔罪就是了。再说……”

比赛开始的号令声即刻响起,包括铠在内的四人都不做停留,立时出发了。至尊宝一个跳跃,也冲了出去。

他没有说谎,他是认真的。这场比赛对他来说非常重要,奖励也是,这关系着……总之,他会全力以赴。


-


清过一次兵线后,铠受了不大不小的伤。后羿和典韦的组合确实让人头疼,尤其是后羿今天异常的强势,应付起来很是费力。

铠站在水晶下恢复血量,第二波兵线还有一会才到。他抽空查看一下地图,至尊宝正在打蓝。铠犹豫了一会,心想要不要去帮个忙,毕竟对面很可能会来反蓝。果然,不一会至尊宝所在的小片地图上清晰地出现了三个红点,看起来像是蓄谋已久,趁他快要将蔚蓝石像打完的当口偷袭。

铠本不想和露娜碰上,而且如果支援来的太慢,就算他此刻过去,也起不到太大作用。但是要他就这么看着至尊宝送第一条血,他也做不到。

“喂,你干嘛来啊!”至尊宝哇哇乱叫。

铠注意到他的血条已经所剩无几了,于是替他挡了一波伤害,偷空瞥了至尊宝一眼:“闭嘴,回城。”

“哇,小心左边,后羿过来了!”至尊宝边逃边嚷。

铠打起来着实吃力了,后羿的猩红石像使他根本动不了,只能被动挨打,魔刀挥动的速度也变得十分缓慢,铠回头看了一眼,下路支援过来的项羽已经用技能将至尊宝推远了,他安心地闭上了眼,面前一片黑暗。


-


“你怎么在这?”铠咬牙切齿地,他分明看到项羽把那人推远了。

“回去救你呀。”至尊宝嬉笑道,“我把后羿给切了。”

他费了那么大力才把至尊宝救了,结果对方竟然作死的跑回去送死,那他送的一血有什么意义?

铠冷着脸别过头去,至尊宝喋喋不休:“不过后羿今天好像开挂了,打人真疼。”

所以他还是被后羿切了。同归于尽,很好,经济都给后羿送去了,蔚蓝石像也不知道便宜谁了。

“蓝被周大法师拿了,他的烈火烧死了两个人。”至尊宝伸长两根手指,一脸羡慕:“堪称人生赢家啊。”

蓝被自家法师拿走了,铠稍微松了口气,这样看来己方的损失还不是很大。他忍不住瞪了至尊宝一眼,后者还是笑嘻嘻的。若不是他作死的跑回来,他们的优势会更明显。

复活的时间很快到了,白光和水晶重新出现的瞬间,铠冲了出去。


-


一直到前十分钟,比赛进行地都很顺利。虞姬和项羽配合十分默契,即将推到对面高地了。周瑜的防守也不错,他和诸葛亮在中路你来我往旁若无人地打着消耗战,没人去其他路支援,也没其他队友去支援他们,中路的第一座塔里的水晶始终处于饱满鲜活的状态。倒是铠守的上路,第一座塔的水晶几乎要破了,他冷着脸,在心里叹了口气。

“嘿,猥琐点。”至尊宝蹲在草丛里,悄声说。

铠明白至尊宝的意思,略微点点头,等着兵线过来。不一会儿,后羿和典韦果然上当,直直冲了过来,至尊宝很快切掉了后羿,冲着尸体竖中指,十分欠揍。他有意将典韦的人头给铠,一直没什么大动作,机械地挥着棒子。

铠十分顺利地拿到了典韦的人头,露娜却在这时候杀过来了。她看起来十分平静,好像这不是与‘敌军’对战,只是杀个野怪。铠犹豫了一下,没放出魔铠,将刀扔出去,且战且退。

显然这样并不能击退露娜,她铁了心要拿铠和至尊宝的人头。虽然对面是哥哥和好友,她也不准备弃战,反而愈战愈勇。

至尊宝一直等着大招刷新,挥着棒子在一旁周旋。铠再次替他挡了露娜切来的一刀,闷哼一声。他早就预料到,至尊宝不会对露娜出手,所以也没多失落。

忽略掉自己难以言说的复杂感情,至尊宝愿意这么宠露娜,对铠来说反倒是一种解脱。他一直觉得对露娜有所亏欠,这种歉疚在初期几乎压垮了他。


变故在铠血条仅剩最后半格的时候陡然发生。

至尊宝突然发难,露娜的进攻戛然而止,晕在原地。在铠怔愣的瞬间,一鼓作气刷掉了露娜的血条,然后轻轻呼了口气。

“还好大招及时刷出来了。”至尊宝嘟囔,推了一把铠的肩膀:“就知道你这家伙不肯对露娜出手,快回程吧,我在这守会儿,再有人偷袭我可没办法了啊。”


-


后期比赛打的十分漂亮。

除去诸葛亮和周瑜二人始终在中路盘桓以外,其他人都各有输赢,铠的上路还是没守住,高地已经丢了一半,他也没泄气,对方也好不到哪去。虞姬和项羽夫妻档更不消说,一路都很稳。至尊宝像是开了挂一般,拿了十几个人头。

局面已经十分明朗了,众人都松了口气,清兵的时候还抽空聊几句。

“这次排位对胜者mvp的奖励是红雨的使用权。”虞姬说:“三年一次的殊荣,可遇不可求啊,我看,十有八九是给至尊宝这家伙了。”

红雨不是真正意义上的雨,而是当峡谷中最高的那棵桃花树繁繁盛开之时,花瓣自高处飘落,远远望去像茫茫的红色的雨,故而命名为红雨。传说,那是武陵君成仙之所,桃花夭夭,承仙君之福,可成天地之姻缘。

红雨每三年落一次,由胜者取之,一般用于——求婚。

“实至名归。”项羽笑道:“小猴子这次可算是发力了,卯着劲想得这个奖励,求婚去呢。”

虞姬也笑了,眉眼弯弯,语气十分怀念:“你当初还不是为了这么个比赛冷落我好几天,每天不是练习走位,就是研究对手。”

“所以我一个肉盾才得了全场mvp嘛。”项羽拢住娇妻:“你当时可没这么多抱怨。”他顿了一会,缓缓说:“三年前的那场桃花雨,多美啊。”

“是啊。”


铠在一旁反野的手顿了顿,猩红石像化作一缕红霞跑到后羿脚底去了,他草草挥了几下魔刀,后羿已经跑到了高地塔下。铠回头对上项虞二人犹疑的眼神,道一声抱歉,去别处了。

至尊宝不用担心如何向露娜交代了,铠砍掉一只鸟怪,一场红雨便能将所有的不愉快通通抹掉。


-


直到敌方水晶爆出惊艳的颜色,胜利的号令声随之响起。至尊宝的金箍棒幽幽转了几圈,显示着主人愉悦的心情。

至尊宝注意到好几次铠有意无意的将即将到手的人头送给自己,于是笑嘻嘻凑到他身边,眼睛亮晶晶的:“谢谢啊,今天打的真是棒极了!”

“不客气。”铠机械地擦拭着手中的魔刀,好一会才抬头:“祝你成功。”

至尊宝哈了一声,碎发被峡谷的风吹起来,惊喜道:“当然,你想的话!”

铠略点了一下头,发觉自己太冷淡了,又嗯了一声,这才拾起手中的刀,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


在那之前,他从未见过那样艳丽的红色。

红霞、繁花、蝴蝶、飞鸟,红鲤和海。比世间所有颜色还要热烈的红色、满眼的红。

铠是被花木兰他们拖去的。他并未过多挣扎,身为露娜唯一的亲人,如果可以,他并不想缺席她人生中如此重要的时刻。

露娜穿上了紫霞仙子那套衣服,笑着将铠拉到桃花树下。热闹的人群分开一条繁花铺成的红毯,至尊宝一身鲜红从峡谷的那头出现。

铠愣了大概几十秒,或许更久。他再次回过神的时候,至尊宝已经走到眼前,桃树下没有其他人,露娜也不见了,夜莺在枝头高歌。

“我成功了吗?”至尊宝拈着一枝桃花,晏然笑道。花色似火,藏于碧空。

铠瞪大眼睛,远处露娜冲他一阵点头,貂蝉凑在她耳边不知说些什么。铠像是终于取回身体控制权一般,将至尊宝拉到身前,在那抹上扬的红色上面烙下一个吻,或者两个,然后轻笑道:“当然。”

红雨漫天而下。



——END——


巨型欧欧西后的灾难现场:

铠宝真的太好嗑了,我暴哭!!农药的英雄们怎么可以这么有cp感啊,我再次暴哭!!!

求太太们不吝产粮哇ww

(我好像hold不住这种文风了,写出来感觉不伦不类的。



评论(4)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