凛冬

不是每个人 都一定会快乐

【贱虫】七日友

 
死侍变小梗。

Summary:死侍在出任务时不小心被魔法打中变成拇指大小,蜘蛛侠收留了他。二人开始了一段同居生活。

 

 

Cap one.

 

 

 

 

“纽约即将变成一座基佬城。”洛基走在路上。东方有红色浮现,亮光照过来,照过去,接着又照了过来。他们在高楼边缘穿梭,而这几乎成了永恒的话题。

 

巴基始终不肯同意洛基的观点,他们为此争论不休。

 

“很明显是你想多了,男人们都喜欢漂亮女孩——即使在纽约——基佬仍是极少数的存在。”巴基将手枪收起来:“回去吧,洛基,天亮了。”

 

天亮了,同样意味着任务结束了。人们将开始崭新的美好的一天——这一天与往日并无不同。他们会遇到各种不同的烦恼,并想办法解决。他们不会知道纽约甚至地球将会遭遇什么样的危险——正如他们不清楚神明是否真的存在。

 

——而神当然是存在的。

 

“你错了,巴恩斯。”洛基吹了声口哨,哨音穿透云雾惊起了几只飞鸟,绿色的眼睛四处逡巡着:“没有人会拒绝做一个基佬——只要他们遇到了足够优秀的人。”

 

“随便你说什么。”巴基哼了一声:“我可不会被你的花言巧语蒙骗。我只相信事实。”

 

史蒂夫曾无数次提醒过他邪神骗人的本领有多么高超,而他已经吃过亏了,不止一次。

 

“好吧好吧。”洛基翻着白眼,手指随意指着街道上的某个人影:“打个赌吧,巴恩斯。让事实证明,你是错的。”洛基笑着,“我猜那人一定是个基佬——这在大街上随处可见。”

 

巴基将视线投过去,发现那人穿着一身红色的制服,块头不小,像个训练有素的士兵。应该是个保护欲很强的人,巴基想,就当是无聊生活的消遣,顺便可以挫败邪神的锐气。

 

“我答应。”

 

 

 

 

蜘蛛侠觉得屁股有点痒。

 

他没多想,用手指蹭了一下,荡着蛛丝回去了。街角已经有稀疏的人影出现,再过半个小时梅姨妈会起床准备早餐——他必须在那之前赶回家去。

 

纽约的夜晚比前段时间乱了许多,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蜘蛛侠——或者说彼得·帕克——很快将蜘蛛战衣换下来藏到柜子里,趴在床上预备入眠,接着他将起床享用今天份的早餐,然后请求梅姨妈可以答应让他多睡一会儿,看在今天周末的份上。

 

彼得没有睡着。

 

他觉得很痒,先是屁股,后来是小腿,接着是胸口、肩胛窝、脖颈,现在是嘴巴。那感觉像有条肉乎乎的虫子在身体上蠕动。

 

彼得不耐烦地抬手伸向下巴,果然捏住了什么东西——粗糙、弹性、柔软。那虫子体格不小,还在踢踏乱动,彼得不打算见识它的真容,扬手要扔出去。没什么比睡觉更重要。

 

“噢,噢——等会,求你住手!小蜘蛛,放下你手中可怜的小家伙好吗,我发誓他只是中了暗算——”

 

彼得猛地睁开眼,看到自己手中的不明生物后,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死侍?!”

 

韦德清咳了一声,身体在空中晃啊晃,他的脑袋被彼得捏在手里,因此讲话有点困难:“是的,是我——DeadPool,别惊慌小蜘蛛,我闭着眼睛呢。”

 

“可以先放下我吗,小蜘蛛?虽然哥很想和你来个身体接触,但是现在——我说不出话来了。”

 

彼得这才发现自己揪住的部分是死侍的头,他的小指正抵在死侍的脖子上。彼得连忙松开手指,将死侍丢在自己的床上。

 

“你怎么……”彼得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

 

韦德在床上翻了个身子,这有点滑稽,在彼得看来像条毛毛虫打了个滚,他忍不住哼笑一声。

 

韦德坐在床上扬着脑袋,对着空气说:“嘿,小蜘蛛,你竟然还笑?哥都变成一条小虫子了!好吧,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至少哥终于摸到你那性感的屁股了。”

 

“可是,操!哥现在行动困难,只能蠕动,蠕动!像一条恶心的毛毛虫那样!”韦德死命捶着床板,彼得发誓他没有听到任何声音——除了韦德滔滔不绝的怒吼。

 

彼得担心这会吵醒梅姨妈:“嘘,小点声伙计,如果你不想吵醒这里可怜的女主人的话。”

 

“喔,抱歉小蜘蛛,我想我只是太激动了。”韦德飞速捂住了嘴巴,脑袋晃晃悠悠。

 

“我想你可以睁开眼睛,死侍,我不介意。”彼得蹲下身,用手指戳了一下韦德的身体。

 

韦德怪叫,挣扎着坐起身:“哦!小蜘蛛,你戳到我可怜的小蛋蛋了。下次可以温柔一点吗?我想它会更喜欢的。”

 

“闭嘴吧,死侍。如果你不想被丢出去的话。”彼得小声吼道,“睁开眼睛吧,你对着空气怪叫的样子可真是滑稽。”

 

“那可不行,小蜘蛛。我猜你脱掉了蜘蛛战衣?哥可不想看到你美丽的小脸蛋,为了安全起见。”韦德悄悄侧了下身子。

 

“我可以戴上头套。”韦德听到四周传来细碎的声响:“现在可以睁开眼睛了。”

 

“哇哦,小蜘蛛真是体贴呢——”

 

深棕色的柔软的头发,纯粹的蓝色的眼睛,秀挺的鼻梁,红润的嘴巴,两腮微红——韦德看到了俊秀的彼得·帕克的脸。

 

没有蜘蛛头套包裹的年轻男孩的脸。

 

韦德飞快地闭上眼睛。

 

他真年轻。真可爱。韦德捂住胸口,感觉到里面传来噗通噗通的声响。

 

可是我看到了小蜘蛛的脸,这太糟糕了。也许他会因此遇到危险。

 

“放轻松,死侍。这没什么”彼得柔声说:“彼得·帕克,也许你愿意叫我彼得?”

 

“噢,我不得不说,你真的一点安全意识都没有——尽管蜘蛛侠永远是对的。”韦德垂着头:“彼得?这名字可真好听。”

 

“谢谢夸奖。”

 

“韦德·威尔逊。”

 

“这名字也不错。”彼得说,“不睁开眼睛吗,韦德?”

 

韦德缓缓地睁开眼睛,先是一只,再是两只,他几乎要双脚并用爬到彼得脸上去了。彼得黑着脸将他扯下来:“如果你不想一辈子做个拇指死侍的话,想想该怎么办吧,韦德。而不是在这里对一个正常男人动手动脚。”

 

“男孩。我必须得纠正你,帕克。你肯定没到法定年龄?”

 

彼得很想踹他一脚,此刻他本该好好睡上一会儿,而不是听拇指雇佣兵喋喋不休。

 

“你会收留我的吧?甜心。”韦德挥舞着双手:“可怜的死侍变成一个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小宝宝了。如果勇敢的彼得男孩不肯伸出援手的话,他一定会被地下组织抓去做研究,或者被X战警抓取做免费劳工。”

 

彼得无奈抚头,他当然愿意,前提是受害者韦德·威尔逊先生对着他可以少说点惊世骇俗的下流话。

 

“看你表现了,韦德先生。”彼得伸出手指左右晃动:“只要你愿意遵守帕克先生的规矩。比如,哄梅姨妈开心。”

 

“当然,乐意之至。”韦德的拳头落在彼得指尖,很轻微的力道,有一点痒。

 

“欢迎入住帕克家,韦德。”

 

“噢,谢谢你甜心!”韦德在床上打了个滚。

 

 ——TBC——



试水。感觉自己一直在xjb凑字数,写不下去的时候就悄咪咪删掉吧!


 

 

评论(6)

热度(97)